中二好青年

然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抵不过我的死亡像素……

嘛……
原来就下过这个软件,当时下了没多久就卸载了,当初还不是混二次元的,只觉得里面的线条动作僵硬,现在一眼看过去全是眼熟的玩意,几乎都在别的地方见过。

嗯……安雷还是雷安?【算了,不重要】

嗯……
根据牵丝戏的歌词还MV冒出的脑洞
看之前先打开音乐软件,边听边看 就可以忽略内容了……
没看过MV的可以先把MV看了,言和的。
注意ooc严重

3

2

1

嘲笑谁恃美扬威

没了心如何相配

小小的雷狮看着他的母亲风华正茂,旁边是小小的他。他的父亲,雷王星的王,给他指派了一个年老的护卫,一个可靠的老骑士。

盘铃声清脆

老骑士很和蔼,给了他一个棕色头发的小人偶。“他叫安迷修,我看他生的有灵性,便收他作了徒弟,以后他陪你一起玩吧。”

帷幕间灯火幽微

小玩偶是死的,人是活的,于是小雷狮带着他,仿佛真是在和自己陪伴的另一个人一般,一个夜晚,在烛光的影子里,他的小骑士活了,还比自己大一声,湖蓝色的眼睛,白衣黑裤,手持双剑。

我和你最天生一对

小骑士的存在似乎没有人感到奇怪,他们一起长大,一起玩耍,一切都如此的平静。

没了你才算原罪

没了心才好相配

小骑士是人偶变的,开始适应能力不好,慢慢的便与常人五二,却很是护着雷狮,但对于那些莫名的纠纷却是一脸茫然。

你褴褛我彩绘

并肩行过山与水

安迷修陪着雷狮离家出走,要强的小雷狮在外面没有生存能李,迷路能力倒不弱,安迷修却是没抱怨,一直陪着他。

你憔悴我替你明媚

找不到家的小雷狮灰心丧气的,腿也擦破了皮,好像是要哭了一样,小安迷修无奈的看着他,把他背上,回宫殿里去了。

是你吻开笔墨

染我眼角珠泪

十二岁,小雷狮的母亲死了,他跪在灵堂里,哭的声音沙哑,涕泗横流,他还小,但他懂得很多了,小骑士看着他哭,觉得难以理解,却不停的安慰他。

“他很伤心,可……我心里的地方,感觉空落落的。”

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

小骑士安慰了他很久,直到雷狮自己都慢慢长大,忘记了这些事。

他们迂回误会

我却只由你支配

随着他们慢慢长大,雷狮越来越受父亲的器重,来巴结的人越来越多,渐渐对与雷狮形影不离的安迷修多了些风言风语,安迷修知道,却也无心理会,依旧跟着雷狮。

问世间哪有更完美

两人的情谊固若金汤,只要眼神交流,对方的想法便能了然于胸。

兰花指捻红尘似水

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

二十四岁,雷狮接任了父亲的位置,成了新王,安迷修依然陪着他。

唱别久悲不成悲

雷狮三十岁那年,星球受到外来侵略,安迷修被派遣到前线指挥作战,与雷狮来说,他是最了解自己的人,也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十分红处竟成灰

愿谁记得谁,最好的年岁

战乱不断,雷王星却越发萧条,多年积攒的底蕴也经不起常年战乱的消耗,民不聊生,手下的大臣们却是越来越不忠,只想着中饱私囊。四十岁的雷狮满脸倦容的靠着窗,眺望着有安迷修的战场的方向。

你一牵我舞如飞

你一引我懂进退

雷狮把安迷修从前线撤了回来,回到他可以掌控的范围,安迷修懂得他的意思,帮助他一个个的除掉那些对他不利的家伙,雷狮不好出手的,就由他解决。

苦乐都跟随

举手投足不违背

将谦卑温柔成绝对

雷狮的年纪越来越大,身体状况也慢慢的不太好,安迷修就跟着他,照顾他,同时还帮他打理他手下的人们,雷狮也还信的过他,便全由他去。

你错我不肯对

雷狮愈发的老糊涂了,脑子不灵光了,越来越昏庸,反对他的人也越来越多,安迷修便依旧一个一个的除掉他们,保证雷狮地位的安全。

你懵懂我梦寐

心里一直空落落的安迷修看着雷王星愈发萧条的状况,却是像他以前对待别人的风言风语一般全然不顾,雷狮老糊涂了,看着依旧年轻的骑士,仿佛自己还年轻一般,却忘了他的由来。

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

你枯我不曾萎

你倦我也不敢累

雷狮老了,他是人,安迷修却依然年轻,也依然不懂人心,只是帮着雷狮,听他的指示,达到他的目的。

用什么暖你一千岁

“咳咳咳……”
雷狮喝着药,维持自己越来越差的身体,看着十九岁的安迷修,似是满足的露出一丝笑容,还好,他还在。

风雪依稀秋白发尾

雷狮头发花白的坐在他的位置上,看着寂静的宫殿和一旁站着的安迷修,满是沧桑。

灯火微微揉皱你眼眉

雷狮的眉头越皱越深,忽然将面前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,跌回椅子上,瞪着眼喘气。

假如你舍一滴泪

假如老去我能陪

雷狮叹着气,闭着眼睛,眼泪从苍老的脸上划过,滴到他白花花的胡子上,滴在椅子上,安迷修静静的看着,如人偶一般。

烟波里成灰

也去的完美

安迷修看着雷狮不说话,静静的走到一边,点燃了一只蜡烛,蜡烛的光映着两人的影子。

啪嗒

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了,雷狮睁开眼,叹了口气,默默地捡起地上的人偶。

“安迷修……”他喃喃。

风雪依稀秋白发尾

灯火微微揉皱你眼眉

假如你舍一滴泪

假如老去我能陪

仆人不小心打翻了烛台,引起了大火,火在深夜里越烧越大,众人去救火,却都被火焰吞没了,惨叫声划破夜空。

雷狮抱着小小的人偶在宫殿的中央,这是他第一次化成人形的日期,也是他恢复原样的日期。

火吞没了宫殿里的一切,第二天,人们看见这里只剩下一片废墟,清理废墟的人们却没找到王和骑士的尸体,甚至连骨灰也没有。

烟波里成灰

也去的完美

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火堆旁用平静的语气和我讲述这个故事。

“那……后来呢?”

“后来?后来啊……那个地方就是现在这个在巨岩星统治下的荒凉的星球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那场大火后啊,没了王的星球没有指挥只用不到半年就被打败了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

“是啊……天也不晚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“那……再见。”

我离开那个小破屋,在约莫几百米的地方,回头看了眼,这个之前突然出现不久房子莫名其妙的烧了起来。大火吞没了一切,我跑回去,火还在烧,一直烧到第二天早上,仅剩下灰烬,屋子原来中间的地方,剩一个是紫眼睛,一个是湖蓝色眼睛,两个巴掌大小的人偶,捡起来,还带着火后的余温。

黑白照hhhhhhh(色号不全真不能怪我……)

那个弄哭九岁儿童怎么算